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

北緯38度之上

前陣子到北韓旅行一個禮拜。說一個禮拜,其實光是交通,前後加起來就花了四天。我先從香港轉兩趟機到瀋陽,坐三小時的巴士到丹東過一夜,再搭火車慢慢晃到平壤。火車剛駛過中國與北韓的邊境,列車就停了下來,開始安檢。頭戴紅星帽、身穿卡其軍服的北韓軍官一個接一個出現在我們車箱,先是收集大家的護照、簽證,再一一打開每人的行李查看有無違禁品。過了快兩小時,當大家以為安檢完畢,列車可以繼續行駛時,又有一個韓國軍官上車。「唉配抖?」他伸出手來,對我們大喊。我們面面相覷,直到那軍官把一位乘客手中的iPad搶過去我們才明白他的意思,原來是北韓軍方的IT部門,要來檢查電子用品。不論單點觸控、多點觸控,甚至Macbook觸控板的各種手式他都瞭若指掌,慢慢翻看完大家電子用品裡的照片、影片後,才大搖大擺走下車。轟隆一聲,火車這才再次啟動,天色漸暗,我們才到達平壤市。

平壤的街道給人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。平整的路面極度寬敞、清潔、亮麗,來來往往的路人別著畫有金日成、金正日頭像的紅色小徽章,面無表情地騎著單車或快步走著。街道上沒有甜蜜相偎的情侶,沒有打打閙鬧的好朋友,沒有溫馨攜著手的家庭。每個人都像一個孤伶伶的個體,失去了正常社會中人與人之間該有的連結。到了夜晚,奇特的景像層出不窮。戴著紅領巾的學生挨著昏黃的路燈讀書、一整隊排得整整齊齊的小朋友在路邊的廣場上練習揮旗。我常常想,我們看到的北韓,到底幾分是真的,幾分是演出來的,畢竟整趟行程都要有兩個當地導覽帶領。

我們這團由一個英文導覽、一個中文導覽伴隨。他們大學讀平壤外國語大學,所以就算沒出過北韓(不過中文導覽有去北京學過中文),外語也非常流利。途中,我們可以自由與他們聊天,他們也頗樂於回答。我們藉機問了許多有趣的問題。像是,北韓提不提倡自由戀愛?北韓如何看待同性戀?北韓怎麼看待南韓?當然,身為臺灣人一定要問的就是,你對臺灣有什麼了解?
他們認為自己提倡自由戀愛。他們可以在求學過程中自由交男女朋友,但一旦論及婚姻,如果父母不同意,就必須分手,毫無轉圜之地。
同性戀,他想了一下,笑著說:「我們朝鮮這邊沒什麼同性戀,畢竟搞同志也沒什麼意思嘛!」一個迴避同性戀議題的標準答案。
至於臺灣,他說他接待過一兩個臺灣來的旅行團,「講普通話都可以通嘛,只是對臺灣的了解實在很少。」既然了解很少,我就改變了話題。沒想到隔了一段時間,他突然冒出一句:「好像跟國民黨有關吧,臺灣。」
如何看待南韓?他們認為南韓純粹是「美帝」的傀儡,朝鮮半島上只有一個正統國家。所以,他們比較偏好我們稱他們的國家為「朝鮮」,而不是「北韓」。較出乎我意料的是,他們承認自己的經濟較南韓差,但自覺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樂勝世界各國。

其實北韓人會有如此想法有一部分歸因於北韓政府對歷史的曲解。我們參觀了一座「祖國解放戰爭勝利博物館」,「祖國解放戰爭」這個名字聽起來很潮,但其實就是韓戰。館中我們看了許多他們自製的歷史短片,英文配音,但內容全在揭發美帝的惡行,醜化美國不遺餘力:祖國解放戰爭(韓戰)是美帝先發動的。美帝認為朝鮮半島位置重要,於是發動戰爭佔領朝鮮。金日成將軍一路打到釜山,然後策略性地退回三十八度線以北。美帝為了不要在歷史上留下敗仗,以聯合國的身分在板門店簽訂戰敗條約。
北韓政府像是活在平行宇宙一樣,認為自己打贏了韓戰,認為北韓政府完全沒有依靠(蘇聯的)外力,是金日成帶領偉大的朝鮮人一手建立的。


行程最終,我們這團的香港領隊把大家集合在一個房間,舉辦了一場簡單的北韓討論會。「你覺得,去北韓旅遊會不會違背被你的道德良知?畢竟,來北韓旅遊等於將大把大把的鈔票投入一個迫害人權的政府。」這是他要大家討論的其中一個問題。在眾人討論下,我們最後得出的結論是,雖然我們間接資助了北韓政府,但這趟北韓之旅卻讓我們有更大的機會改變北韓的現況。第一種方法:想辦法灌輸北韓導遊一些新觀念、讓他們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,也許有一天他們想通了,便會尋求改變。第二種方法:讓世上更多人關注北韓、了解北韓,或許以後便能獲得更多資源,以幫助北韓的人民。第一種方法,很可惜,我當時並沒有這麼做。第二種方法,希望這篇文章能有一些貢獻。

(圖為金正恩、金日成銅像。每位遊客必須在行程一開始來此,對銅像鞠躬。如果要拍照,一定要把後面的建築物整棟拍進去,不然對他們而言就是不敬。)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